电子化水平远远不及中国

2021-04-03 03:14

“vr盒子”的构造非常简单,两片透镜,加上一个塑料盒子,再加上一个舒适的绑带,有的还有可调的近视镜片,就算是一个完整的产品了,再借用插入手机的运算能力和显示屏幕,就可以直接观看vr内容了。

廉价vr盒子涌入市场是一把双刃剑,一方面对于市场启蒙意义重大,让更多的人接触到了vr,但令人惋惜的是,90%的消费者第一次接触vr都是廉价盒子带来的不太美好的体验,很多vr创业者因此担忧“廉价盒子会毁掉vr的未来”。

一份研究报告显示,2016年全球知名vr品牌的总销量达到630万台。而华强北的小工厂,一个月的出货量超过30万台是通常水平。也就是说,仅寻找中国创客记者走访的十家工厂一年的出货量,就已经超过了索尼、htc等国际巨头。

但其实,在vr盒子里,并没有任何运算发生,透镜也只是用来放大盒子里面的手机显示屏,让图像占据你的整个视野,本质上是一种“视觉欺骗”。

根据gfk零售监测数据显示,2016年1月,手机vr产品均价为188元人民币,到2016年6月,其均价已经跌至91元人民币,降幅超过50%。到了2017年,这一价格更低。

box的组装之路。

一种可能是高端vr头显在三年内成熟,成本降到用户可以接受的范围,vr内容供应也跟上,此时,vr盒子的生产工厂就可以调转车头,直接去生产高端vr头显。

风口催生了创业公司,也催生了下游的代工厂。为vr头显生产镜片的供应商刘先生透露,从2016年初,公司的订单就一路增长,很多以前不做vr头显的公司也开始咨询价格或者直接下单了。

vr头显刚进入消费者视野时,仍然带有“黑科技”的光环。一些知名企业和初创公司纷纷进入vr领域,vr也成为2016年初最火的风口之一。凭借手机的vr内容和屏幕显示,很多“小白”用户第一次戴上手机盒子还是会被虚拟现实的世界吸引。

在创投圈看起来高端、神秘的vr产品,却被很多生产线上的员工形容为“垃圾”,老板自己都没有体验的意愿。记者发现一个有趣的细节,在走访的近10家工厂中,很少有老板的办公室中放有vr头显设备,在他们的手机应用中,也没有一个vr资源播放器。

海外市场对于vr盒子的需求确实比较旺盛。王欢分析称,对于东南亚、南亚等发展中国家而言,电子化水平远远不及中国,用户对于新型电子产品的猎奇心理非常强;而欧美的制造力较弱,又存在很多“一美元店”,需要大量廉价单品去补充,vr盒子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一名店家证实,vr头显刚推出时,还有不少消费者感兴趣,会在店里询问,但如今,vr头显的线下几乎卖不动了。华强北赛格的一名售货员透露,vr盒子一个月也就卖100多台,高端一点的vr一体机更是很少有人问津。

决心放弃的还是少数,大部分厂家都把目光转向了海外市场。阿强介绍,目前千幻魔镜的大部分订单都来自国外客户,其中东南亚、欧美是主要市场。

这几乎是如今多数vr头显生产厂家的共同故事。这些小型工厂的生产线几乎都遵循两个标准:什么热做什么、什么没有技术门槛就快速复制什么。

这正是早年“华强北”全国闻名的原因。如今,尽管华强北已转型升级,但以前遍布的山寨工厂基因却保存了下来,在广东遍地开花。

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现在市场上的vr盒子大部分出自工厂直销,而创业公司或者巨头的产品市场份额很小。

一组数据从侧面印证着这一观点,捷孚凯全国零售监测数据显示,在vr硬件市场中,截至2016年6月,售价200元以内的vr头显设备市场占比高达96.4%,其中售价低于50元的占比达到44.3%,而且这一比例还在持续增长。而这些廉价的vr盒子大部分出自深圳、东莞等工厂。

从记者近日在深圳、东莞走访的工厂来看,约有80%的vr盒子销往了海外市场,而且海外市场的订单数据上涨幅度远高于中国市场。前文提到的生产vr绑带的工厂,更是有95%的订单都来自海外客户。

另一种可能是,vr高端头显五年内也无法真正落地,廉价vr盒子的热度会逐渐下降,当把市场上对vr抱有好奇心的市场都吃完一遍后,vr盒子也就谢幕了。

“他们只能先赚一些是一些,可能成熟期的钱他们就赚不了了。”王欢认为vr头显和手机行业类似,“当小米、华为等品牌手机定位确立以后,就没有这些小工厂什么事儿了,他们只能去打之前的山寨机市场。”

王欢认为,这确实会对未来高端vr头显打开市场增加一定的难度,本质上,用户买单的就是用户体验和性价比,“只要把这两项做好了,用户就会买单。”

gfk通过在线市场监测数据发现,2016年中国零售市场vr硬件月平均销量达到38.2万台,单台平均价格137元,市场相关的品牌数量多达480个,其中绝大多数是眼镜盒子类产品。

百元左右,是现在的vr头显的平均价格。但寻找中国创客记者调查发现,很多vr创业公司的vr盒子,基本都是在深圳和东莞的电子制造工厂采购并贴牌成为自主品牌的。

记者以客户身份走访多家工厂发现,普通vr盒子的单个采购价在20元左右,最低10元就能拿货,经过贴牌后变成“自主品牌”的vr盒子。

“什么热就做什么,早些年还做过平衡车,后来平衡车不行了,我们就开始做vr头显。”宋先生说。

大量质量低劣的vr头显涌入市场,消费者对vr的兴趣急剧衰减。在一个vr消费者的群里,寻找中国创客记者发现,很多消费者已从一年前的新奇变成了失望,“这就是传说中的vr吗?体验太差了”,一名网友表示。

王欢解释了山寨电子产品背后的驱动力,一旦一个电子行业产品化之后,复制门槛就非常低,对华强北的兄弟而言,这非常容易。但是他们处在产业链的最低端,前端都没有准备好,订单数量、体验质量都跟不上,“也许研发公司等得了三五年,但是工厂等不了。”

降低质量,压低成本,薄利多销是深圳、东莞的山寨制造工厂的赚钱法宝。但对于技术含量不高的vr盒子来说,多次压缩成本的结果就是vr盒子的质量和用户体验越来越差,以至于连工厂员工、供应链客户都对vr产品本身并不看好。

记者调查发现,很多工厂都在生产vr box这个品牌的盒子,因为“vr

在中搜创投副总裁王欢看来,尽管vr盒子的竞争十分激烈,但只要还有利润,工厂就还可以去做,“他们已经习惯了薄利多销的生产模式,很多创业公司的毛利比这个还低。”

这辆高速行驶的廉价vr盒子列车终将会停下来,只不过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会以何种方式停止。

宋先生的小型电子加工厂在宝安区安乐工业区的一栋工业楼中,是一间大约60平米的房屋,两排柜台加上二十几张塑料板凳就构成了简单的生产线,很少有人能想到这样一个简单的厂房什么都能组装,vr盒子、充电宝、平衡车等,几乎都是技术门槛低的消费级产品。

但赚钱的可能也在减少。当vr盒子的价格压低,利润空间也被挤压,早期一个vr盒子的利润能有几十元,现在一个vr盒子的利润最低时不足一块钱。

由此,寻找中国创客探访了多家vr盒子生产工厂,揭开了一个廉价vr头显设备的隐秘江湖,其中有残酷的低价竞争,也有毫无顾忌的粗暴抄袭;有工厂薄利多销背后的无奈,也有供应链的不屑与贪婪。

刘先生也体验了不少客户送来的vr头显,但他却非常失望 “说白了,这些都是垃圾,没有什么未来,无非是赚钱而已。”

遗憾的是,这样的迭代只是换了个品牌名,在技术上没有根本性突破。这使得原本赚热钱的代工厂们陷入了困境。

但目前国内市场上9成以上的消费者,购买的都是不足百元的vr盒子,而这些盒子几乎都产自华强北的小工厂,其成本价最低在10元左右。甚至有一些创业公司的“品牌”vr盒子,也是直接从这些厂家订购直接贴牌。

在华强北的赛格通信广场,多数商铺在售卖的vr设备,几乎都是简单的“vr盒子”,价格一般在40元到100元之间。这正是过去一年间,大多数中国人所接触到的vr设备。

宋先生表示,大部分原材料都从外采购,组装完了贴上各种logo和标签就开始对外销售,其中卖得最好的是vr box系列。

机会稍纵即逝。有投资人分析,长久来看,低劣的用户体验,一定会影响市场的长远开拓。

销售困境下,如今的vr头显,已经悄然沦为了各大企业的促销礼品。

但在中国,华强北系的大量工厂却硬是把没有技术含量的vr盒子做成了一笔“大生意”。

vr创业者朱晨旭透露,vr头显如今的出货靠的是商家、企业客户批量采购,然后以礼品的形式送到消费者手中,“总之,市场上大部分vr头显都是别人赠送的礼品。”

vr盒子最早由google发明,2014年,google正式发布了cardboard,这是vr盒子的原型。不过因为没有技术含量,google并没打算把它做成生意,反而将所有技术公开。

事实上,即使注册了商标,申请了专利,但如果走诉讼渠道,流程一般都要 1-2 年,两年后,vr盒子的风口可能早已不在。

2014年9月,暴风影音发布了暴风魔镜第一代产品,这算是国内巨头发布的首款vr头戴产品,宋先生迅速嗅到了商机,立刻决定“搞几台样机来看看”。觉得很简单,就主动找客户谈订单,然后开始了vr

在vr行业仍旧处于寒冬的情况下,过度泛滥的劣质山寨头盔,毫无疑问将对vr技术在消费领域的未来产生负面影响。

box”意思直白易懂,而且是“通用名词”,谁也无法注册成为商标,不涉及侵权纠纷。

当记者以客户身份找到吴华时,他反问“利润太低,我也不懂营销,这套模具加600个存货10万块处理给你,你要不要?”

“技术含量肯定没有的,我们只能一代一代地往前滚产品,通过不断迭代更新去赚销售利润。”千幻魔镜的销售经理阿强坦言。千幻魔镜,正是华强北的一家拥有自主品牌的vr头显公司。

为加工厂提供vr头显绑带的刘先生就深有体会。以前客户定制的vr绑带8块钱一条,后来客户成本控制,一条头带要求做到8毛钱。“现在头带没有要求可言,没有底线,绑带从四毫米、两毫米的松紧带做到零点几毫米了。”

回到vr头显产业本身,也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,当工厂出货的产品价格无限压低时,暴风魔镜等超过100元的眼镜盒子的市场自然也会受到严重的价格冲击。

吴华(化名)曾在2016年初入局,花了近40万开发了一套vr盒子模具,但等到做出来时,市场上的vr盒子早已是另外一番价格,平均售价比他开模时低了好几倍。

千幻魔镜的阿强也证实了这一观点,据他介绍,大部分客户都是为赠礼定制,“有的是购买手机送礼,有的是购买食品赠送,甚至还有一个工地老板订购了一批送给工人。”